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华谊兄弟错失的大时代_资讯_鲸平台
华谊兄弟错失的大时代
2022.11.21 07:34 怡晴  

曾被称为影视公司第一股的华谊兄弟,风光不再。

2022年10月27日,继大厂裁员潮后,华谊兄弟发布《关于公司宣发业务及人员调整的通知》,宣布“做出调整宣发业务模式,精简宣发团队的艰难决策”。

从股东减持、股份转让,净利润持续亏损、到人员精简,这一年中,华谊兄弟已经深陷泥潭。

2022年7月15日公告显示,华谊实际控制人王忠军拟将其质押的公司21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76%)转让给民生信托;9月28日公告显示,王忠军将其质押的公司50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80%)转让给中融信托。

股份转让的同时,股东也在减持。8月5日公告显示,持股5%以上的股东腾讯计算机,持股比例由7.942441%下降至4.999997%;11月4日公告显示,王忠军、王忠磊累计质押股份数量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数量比例超过80%。

从第三季度财报来看,华谊兄弟营业收入1.55亿元,同比下降58.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793万元,净利润同比下降114.24%,年初至报告期末净利润比上年下降144.66%。

报告期内,华谊兄弟仅有《反贪风暴5》《穿过寒冬拥抱你》《月球陨落》三部影片在2022年上映。而作为深度参与投资制作的好莱坞科幻灾难大片票房并不理想,3月25日上映,累计票房1.58亿元。

从2018年归母净利润亏损开始,华谊就进入到了对抗寒冬的模式。2020年,在《至少一小时》的访谈中,华谊兄弟创始人王忠军曾称2018年是开始难,但没想到2019年这么困难:“2019年我们还各种债,各种贷,47个亿。”

又一个三年即将过去,迎接华谊的依然是业务方面的重击。而今华谊的目标,和大多数影视公司一样,把希望写在了业务调整公告的结尾处:“最难的时候挺过去就是最好的时候。”

电影时代,头部缺席

2010年代的华谊,明星云集,佳片不断,风头正盛。

彼时的华谊与冯小刚进行强绑定,与章子怡、刘德华、舒淇、葛优等大咖产出了《夜宴》《天下无贼》《集结号》《非诚勿扰》等多部优质影片,在电影行业搅动风云。与此同时,也在2009年成功上市,坐上“创业板影视第一股”的快车。

此后,华谊兄弟的电影作品更是拿下了电影市场的多个档期冠军,创造经典无数。

2010年上映的《唐山大地震》,累计票房6.50亿,成为2011年灾难片内地票房榜的TOP1;2012年,《画皮2》拿下了内地影史暑期档爱情片票房冠军,累计票房7.02亿;《私人订制》《寻龙诀》等影片(含联合出品)票房也都成为各大档期票房的TOP1。

在2013年电影票房总榜上,华谊主出品的《西游降魔篇》累计票房12.46亿,超过《钢铁侠3》成为年度票房总冠军;由其出品的《狄仁杰之神都龙王》《私人订制》分别位列年度总票房榜的第五名、第六名。当年票房总榜的前十名中,华谊出品占据了三个位置。

2015年,资本对华谊的看好,使得这家公司如日中天,市值一度逼近900亿。

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长江商学院创办副院长薛云奎在《穿透“华谊兄弟”10年财报》一文中就曾分析华谊兄弟上市后的快速增长,认可其经营的成功性:公司自2009年上市以来,销售收入从4.09亿增长至2016年35.03亿,增长8.56倍,年度复合增长率30.78%。合并净利润0.68亿增长至9.94亿,增长14.6倍,年度复合增长率39.82%。

在头部影视公司的带动下,电影市场也进入了发展的加速器,10亿票房、20亿票房、30亿票房的成绩不断在突破。2014-2019年间,中国电影总票房的票仓从294.33亿翻了一番,达到了641.46亿。

也就是这时,原本高歌前进的华谊,主出品的影片却渐渐缺席头部的宝座。在喜剧、动画、科幻等影片不断打破类型片的票房纪录时,华谊主出品的影片票房却时好时坏,发挥不再稳定。

2016年,华谊主出品的三部影片票房成绩并不显眼。程耳导演,葛优、章子怡主演的《罗曼蒂克消亡史》累计票房1.22亿;文章导演,包贝尔主演的喜剧片《陆垚知马俐》也只有1.91亿的成绩。而在当年,票房低于2亿的影片,已经排在影片票房总榜的57位以后。

2018年在财报中,华谊坦言部分影片如《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云南虫谷》等电影票房未达预期。

导演冯小刚的抗票房能力也在失灵中,尽管《我不是潘金莲》拿下金马、金像、金鸡多个奖项的提名,但最终票房成绩为4.83亿。2019年,冯小刚导演的《只有芸知道》,累计票房仅为1.59亿,让本就流年不利的华谊,雪上加霜。

在头部影片创造票房奇迹的时代,华谊却没能在这场狂欢中溅起更多的水花,也没有凭借更多头部作品力挽狂澜。

电影市场的票房成绩也是一场玄学,尽管华谊的影视业务变得坎坷起来,但其出品实力与行业担当始终存在。2020年,国产电影需要一部重磅作品重新点燃观众的观影激情。华谊便带着《八佰》出现,上映33天,登顶年度票房全球冠军。

在《每经影视》的访谈中,华谊兄弟CEO王忠磊提到:“无论科幻电影、年轻喜剧片,还是玄幻类电影,光靠硬工业基础,已经支撑不了头部内容,头部内容其实就是强情感共鸣。”

华谊需要更多《八佰》这样的头部作品,遗憾地是,华谊发布的2020-2021H计划中的部分影片并未如约到来,观众也与电影渐行渐远。

错过的大剧时代

相比电影,在大众的眼中,华谊剧集的影响力略显薄弱。

但这家公司并不缺乏制作大剧的基因。早在2006年,华谊兄弟就出品了王宝强主演的经典电视剧《士兵突击》;2009年,由其出品的《我的团长我的团》同步上星三家省级卫视;而在2011年年报中,华谊实现电视剧销售收入的有12部,电视剧业务收入3.82亿元, 毛利率达 62.12%, 一度超过被档期耽误的电影业务。

2017年,华谊兄弟举甚至办了“聚能时代”剧集发布会,决心重拾电视剧业务。王中磊宣布了全新的剧集策略,推出“I计划”,在原有涉及电视剧投资制作等业务的子公司之上设立了电视数字娱乐事业部。

可是,从2017-2019年间,华谊兄弟在剧集领域虽有作品,播出数量却有限,另一方面,声量也被其它大剧盖住。华谊的剧集之路并不好走。

电视剧方面,三年财报中提到的作品,如《黎明之战》《五鼠闹东京》《老爸当家》《好久不见》《光荣时代》等影响力有限。

比起《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豆瓣评分的9.5,以上剧集中豆瓣评分最高的是《黎明之战》,仅有7.2分。

在2018年年报中,电视剧《好久不见》取得的收入仅次于影片《前任3:再见前任》《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但这部营收能力较强的电视剧,在豆瓣只有4.4的评分。

据云合数据,2019年有效播放50亿+的电视剧比2018年增加5部,首次出现突破百亿爆款的电视剧,如《知否》《都挺好》。在流量不断增长的大剧时代,华谊重拾剧集业务时,主流市场已不再对其青睐。

此后的华谊一直在网剧、网络大电影等领域进行多元尝试,努力赶上剧集领域的快车,也为下滑中的公司带来一抹温存。

2019年,辣目洋子主演、华谊进行承制的《生活对我下手了第二季》播出,这部每集时长2分钟,共48集的竖屏短剧,凭借着新颖与有趣,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关注,也成为华谊影视娱乐板块业务收入的第五名。

图源:新浪微博@生活对我下手了2官博

分账剧方面,2020年,华谊参与出品的《人间烟火花小厨》上线2个月后,分账票房突破1亿元,创造了分账剧票房的新纪录。报告期内,线上娱乐内容收入的占比在上升,《人间烟火花小厨》也成功入围影视娱乐板块业务收入的前五名影视作品。

网剧方面,《北辙南辕》《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古董局中局之鉴墨寻瓷》也都是华谊影视娱乐板块收入前五名的年度作品。

整体来看,华谊网剧数量储备算不上充足,在种类与口碑方面,保持着应有的水准,却没有出圈作品。

除了女性题材、古董局中局IP系列外,2022年播出的悬疑剧《消失的孩子》豆瓣评分7.4,喜剧题材《东北插班生》豆瓣评分7.8,在口碑与流量上依然有所保证,但在热度上与头部剧集始终差上一截。

王忠军在《至少一小时》中提到,华谊拍电视剧最鼎盛的时期,有十个工作室,“那个时候我们到哪个电视剧订购会上,各家电视台,华谊如日中天。华谊在中国大剧最旺盛那两年都没赶上,那因为是前面我太旺盛了,一收的时候正好人家大剧起来了。”

2021年1月,华谊兄弟发布全新剧集17部,将其分为硬核、都市、烧脑、热血、正义、古风、青春奇幻七个种类;网络电影12部,包含《私人订制之后会无期》《新狄仁杰之至尊浮屠》《九指神丐2》等多部影片。

错过大剧时代的华谊,尽管再次拥抱剧集,但对于4年亏损64亿的盈利困境,依然是杯水车薪。

不尽如意的实景娱乐

影视娱乐外,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也一直是华谊兄弟的核心业务。

基于自身品牌优势与丰富的IP储备,华谊兄弟率先进军文旅行业,试图在影视行业与文旅行业之间形成互相促进的良性循环。

2011年,华谊兄弟开始进行实景娱乐业务的布局。公司通过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授权多个文旅产业公司使用“华谊兄弟”品牌、影视作品的相关知识产权及提供相关业务服务,实现营业收入3800万元。

2014年,华谊兄弟把旗下业务整合成三大联动板块:影视娱乐、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进一步优化经营模式。而这一年的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营收较上年同期相比增长 463.66%,因为授权多个项目,实现了营业收入2.34亿元。

2017年,华谊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累计签约项目18个,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58亿元,达到了这一板块的营收峰值,占总营收的6.56%。

华谊对实景娱乐的信心满满,报告披露,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华谊兄弟长沙电影小镇、华谊兄弟南京电影小镇、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郑州)也将在2018年陆续开业。

也是自2018年开始,华谊陷入亏损,实景娱乐营收开始低走。2019年,在华谊最困难的一年中,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营收仅3468万元,毛利率下降至28.59%,2020年下降至了26.76%;2022年上半年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营业收入只有近47.17万元。

在《至少一小时》的访谈中,王忠军从长期来看,对于实景娱乐依然保持乐观,“未来两三年还有十几个亿的利润收入,一百亿的销售额。”

一年之后,在《酌见》这一新闻栏目中,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问王忠军,“你觉得你那个实景娱乐,这个决策对吗?”王忠军点头,“我还坚持它是对的,而且我觉得它的后劲会非常足。”

憧憬很美好,事实却是华谊对实景娱乐投资的减持与退出,而在访谈中被王忠军重点提到的海南、郑州等实景小镇的命运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2021 年 4 月,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河南建业华谊兄弟文化旅游产业有限公司 10%的股权转让给建业住宅集团(中国)有限公司,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不再持有河南建业华谊兄弟文化旅游产业有限公司股份。

据天眼查显示,2022年5月,河南建业华谊兄弟文化旅游产业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已经由河南文旅接手。

海南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作为海口著名旅行景点,华谊兄弟曾引以为傲的实景娱乐,也在亏损中遭遇投资退出的命运。

从2016年起,海南观澜湖华谊冯小刚文化旅游实业有限公司的盈利情况就不乐观。财报披露,2016年-2018年,其营业利润分别亏损263.79万元、402.39万元、370.54万元,在2019年营业利润达到1.48亿元时,2020年营业利润再次亏损9383.74万元。

2022年10月27日,天眼查显示,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退出海南观澜湖华谊冯小刚文化旅游实业有限公司,成为历史股东。

欢瑞世纪创始人钟君艳曾在《证券日报》中形容华谊鼎盛时期的辉煌,“当时影视圈可以说是华谊兄弟的天下,80%的流量明星都捆绑在其周围。”

星光熠熠的华谊,在影视娱乐、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等板块都不再大手大脚,也变得渐渐黯淡起来。但就像俞敏洪对王忠军说的,“这就是江湖,不以成败论英雄。”

参考文章:

1、《专访 | 王中磊:《八佰》是目前华谊电影中盈利比例最高的前三位之一》,每经影视,2020年9月23日。

2、新浪财经高端人物访谈节目《至少一个小时》:对话华谊兄弟创始人、董事长王中军。

3、华谊兄弟之实景娱乐“衰落记”,一号公司,2021年8月16日。

4、《穿透“华谊兄弟”10年财报》,薛云奎,2018年6月20日。

7.34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