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写稿子要有“眼睛看见的东西”_资讯_鲸平台
写稿子要有“眼睛看见的东西”
2022.09.22 11:14 刘国昌

人民日报社原社长杨振武在一次谈记者采写时说,采访要到现场,一定要近距离接触;写稿要有记者眼睛看见的东西。

以上这番话语虽短,却道出了记者采写成功的真谛,是记者完成采写任务的一个重要理念。在采写实践中具有较强的指导意义。

一、到现场采访是新闻人的好传统

采访到现场,稿子里有“眼睛看见的东西”,这是我国老一辈新闻人留下的一个好做法、好传统。

在他们看来,只有到了新闻现场,记者才能写出“眼睛看见的东西”。多少年来,不管条件多么艰苦,他们坚持于此,用心于此。

著名记者范长江1938年4月到台儿庄血战采访,他坚持到前线采访,发回的报道写道:

入西门后,即见满街瓦砾、沙土、破纸、烂衣、倒壁、塌墙……所有房屋,无不壁穿顶破,箱柜残败,闲无一人,有福音堂一所,亦毫无例外地彻底被毁于敌人密集炮火之中。士兵之驻民房中者,皆令在地中掘孔而居,上盖厚土。

再如人民日报著名记者李庄当年在朝鲜战场发回的报道这样写道:

朝鲜的冬夜来得特别早,下午6时,天已大黑了。山头的积雪泛出一片灰白的寒光,渺茫的远山就和漫无边际的海洋一样。

下午七时,步兵炮连在澎湖里(村)大休息,人马都要吃些东西。部队到达这个只有一座独立家屋的小山庄。家屋蹲在一个向阳的山坡上,背靠着一片黑树林。这里没有鸡鸣,没有犬吠,就好像世间并不存在这个村庄一样。

以上所写都是记者“眼睛看见的东西”。看着他们的报道,随着他们的笔触移动,人们宛如来到现场一般,有身临其境之感。

战地记者是这样,在和平时期的记者也是这样:

如人民日报记者刘伟写的《雪域高原第一乡》的报道,他把来到这个乡看到情景和盘托出:

沿青藏公路北上,出拉萨40公里,经堆龙河上的铁架桥,进入一处绿色的山谷。

副乡长赤列遥指山坡上绿树簇拥的山村说:“那就是加多村。”

这是一个安静而美丽的山村,流水潺潺,芳草萋萋,山风微微,杨柳依依,林间鸟雀鸣叫,村中鸡鸣狗吠此起彼伏。

旺堆今年53岁,是加多村村长。当记者说明来意,旺堆“哦”了一声,笑指着林间说:“就在这片草地上,当年我们选举了西藏最早的乡级人民政权。我那时也参加了选举。”

现场,新闻现场,是记者写新闻报道的第一源泉。记者到现场采访,用眼睛观察一切,记录下眼睛的所见,才能写出打动人心的好报道。

当然,写“眼睛看见的东西”不是说把看见的东西都写进稿子里。而是要依据稿子的主题,经过一番挑选才行(这是另一个话题,在这里暂不详述)。

二、现在有些稿子为何缺少“眼睛看见的东西”?

写出“眼睛看见的东西”这一好做法、好传统,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得以传扬光大。不少年轻的记者勇于奔赴现场,倾力捕捉“眼睛看见的东西”。

在最近成都抗疫的日子里,人民日报客户端四川频道记者王永战,在凌晨两点跟菜市采购经理走了一趟批发市场。

记者一路跟随购菜车采访,按时间段凌晨3点、4点、5点依次记录下了自己的亲眼所见。稿子生动活泼,现场感强,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但也有些稿子却未能做到。稿子没有一点鲜活的东西,让人看着颇感枯燥、乏味。

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原因有二:

一是凭现成材料写稿。

现在记者、通讯员下去采访,接待方总有一些备好的材料。这些材料对于记者更好进入情况提供了方便。

但有些记者拿了这些材料未进行“消化”,有些问题也未进行核实,更没有到实地采访。临到写稿的时候,只好照材料去写。有的竟闹出了差错和笑话。

不能责怪人家提供的材料有误,“打板子”应打在记者身上。谁让记者对材料不进行核实就写稿?谁让记者下去之后不深入采访?这种简单地凭材料写稿的做法,应当给予批评,彻底改变。

二是凭道听途说写稿。

有的记者采访不细致,满足于道听途说,往往听人家那么一说就记录下来写稿。不要说写生动的场面,把最简单的姓名、年龄等写错,也非偶然的孤例,在媒体上时有所见。

以上两个毛病,是当下新闻采写中务必要克服、务必要改变的毛病。不改变这两个毛病,生动鲜活的稿子是决然写不出来的!

三、网络时代,记者采写还需要到现场吗?

与此相联系的一个问题是,网络时代,记者采写还需要到现场吗?回答是肯定的。

网络技术的发展,为采写提供了诸多的便捷。查相关资料、通过网络在线视频对话采访等,都可以顺利进行。但也要看到,如此方式也会失去了耳闻目睹新闻现场的机会,长此以往,就会导致视觉和听觉等采访功能弱化,影响新闻事实的准确性和生动性。

有鉴于此,我们一方面要充分利用网络的先进技术,另一方面也不忘到现场采访的“老规矩”。我们当谨记:新闻是跑出来的,稿子是写出来的;互联网不如铁脚板,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不能因为有了网络就省去“到现场”的环节。

小结语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指出,为文要“衔华而佩实”。华,指的是文采;实,说的是内容。主张文章的形式与内容都要完美。特别是“实”,对现在的记者来说尤为重要。写稿子要有实实在在的内容,要有“眼睛看见的东西”。惟其如此,才能使稿子产生传播效应,发挥它的应有作用。

16.31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