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黑暗荣耀》:并非弱者的复仇,而是慕强的胜利_资讯_鲸平台
《黑暗荣耀》:并非弱者的复仇,而是慕强的胜利
2023.03.20 17:04

《黑暗荣耀2》播出第三天就登上Netflix全球榜榜首位置,成为全球爆款剧。但剧集也深陷一个巨大的丑闻,即,执导这部剧的导演安吉镐被爆出他在学生时代是校园暴力的加害者。

事情发生在1996年,当时安吉镐还是一名在菲律宾当地学校就读的高三学生,被施暴的A在国际学校读初中二年级。起因是安吉镐和中学女生B约会,听说包括A在内的同学都取笑B。于是安吉镐等十几位高中生暴行两位初中生两个小时,安吉镐还威胁要拿刀粉碎对方,而从那之后,安吉镐指示前辈持续暴行初中生……

在剧集上线前两天,安吉镐还向媒体放话,说不记得这件事;但剧集顺利上线后,他立即承认网上的爆料是事实,并表示有机会希望向受害人亲自道歉。这固然是安吉镐的个人丑闻,剧集遭遇的也是无妄之灾,但校园暴力的加害者摇身一变成为韩国顶流导演,拍了一部反对校园暴力的顶流电视剧的尴尬局面,还是有力揭示了韩国一个矛盾的现象:韩国反对校园暴力、痛斥财阀为富不仁、批判体制腐败的影视作品一拍再拍,可社会现状基本上是岿然不动,社会问题亦不见改善。

说到底,《黑暗荣耀2》的复仇再给力,只是又一次的“精神胜利”。这引人深思:为什么韩国影视剧很敢拍,韩国的社会问题却“死不悔改”?

01

爽感十足的复仇

复仇是韩国影视剧的重要母题。从韩国最早的电影《义理的仇讨》到二十年前朴赞郁著名的“复仇三部曲”(《我要复仇》《老男孩》《亲切的金子》),再到这些年批量生产的各种各样的复仇剧——比如南宫珉的《黑色太阳》、李准基的《再次我的人生》、宋仲基的《财阀家的小儿子》、李帝勋《模范出租车2》等,可以窥见韩国人对复仇题材的偏爱。尤其是Netflix与韩剧深度捆绑之后,由于“复仇”这个题材对于全球观众都具备吸引力,Netflix更是在韩国投资了大量复仇影视剧。

韩国影视剧的复仇对象,可能是为虎作伥的司法、贪腐的权贵、胡作非为的财阀,也可能是家暴的男性、职场上虐待下属的上司、校园暴力的加害者……观众所能想到的社会不公的制造者,韩剧都复仇了个遍,有的还复仇了好几遍。例如《黑暗荣耀2》这样的校暴题材,去年韩剧就拍了不少,包括《猪猡之王》《第三人称复仇》《弱小英雄》等。

但在诸多复仇影视剧里,《黑暗荣耀2》还是显示出它的独特性。

此前的韩国复仇作品里,基本上只有两种路径。

一种是《模范出租车》这种短平快的复仇爽剧,对现实议题进行揭示时,多是浮光掠影。剧中有涉及校园暴力的单元,复仇手法是主人公进入学校当起了教师,略施小计,狠狠教训了施暴的学生。整个过程非常理想化,基本没有什么现实参考性。

第二种路径是《猪猡之王》“吾与汝皆亡”的悲凉绝望。主人公实现了对加害者的复仇,但复仇是以受害者自身的毁灭为代价。这折射出现实的病入膏肓,彰显了更为尖锐的批判力度。剧作深刻性的获得,是以牺牲了一定的商业性为代价的,它带给观众的不是爽感而是压抑。作为崇拜算法与流量的Netflix来说,《黑暗荣耀2》走的不会是《猪猡之王》的路径。

《黑暗荣耀2》走的是第三种路径:它是爽剧,但不“短平快”;它的过程很沉重,结局却爽翻天。这种爽感的获得,来自于主人公彻底甩掉了“三观”的包袱。在以往的复仇影视剧中,编剧为了确保主人公的复仇正义性,会让主人公的违法行径落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黑暗荣耀2》不同,剧中宋慧乔饰演的文恩东和李到睍饰演的周汝正,不仅仅是以暴制暴,更是“以恶制恶”——他们用非正义的手段,狠狠地去惩戒那些非正义之人。例如文东恩为了把朴妍珍送进监狱,直接设计陷害她,让她背上杀人的罪名;文东恩为了让自私自利的母亲不再有能力威胁她,把没有精神病的母亲送进精神病院……

因为加害者本身太过可恶,观众对主人公的“以恶制恶”不会产生道德上的反感,反而觉得恶有恶报、大快人心。这是《黑暗荣耀2》巨大爽感的关键来源。

02

韩国社会的“慕强凌弱”

每次看了韩国的复仇影视作品,国内观众常常会这样感慨:“韩国人真敢拍”“韩国人太敢反思了”“韩国的创作氛围也太宽松了吧”……这固然是现状的一面,可另一面就让人尴尬:韩国反思了这么多年,该有的问题却一直不见改善。

以校园暴力为例。2022年9月,韩国教育部发布“校园暴力”调查报告,这次调查历时一个多月,涉及小学四年级到高中三年级的387万名学生,其中有321万人(82.9%)的学生参与了调查。有1.7%(约5.38万)学生表示“曾遭受过校园暴力”,这一比例创下9年来的新高。

与此同时,韩国教育开发院3月3日发布的2022年校园暴力报告显示,在遭受校园暴力后上报、希望获得帮助的中小学生中,只有41.1%的受访者表示向成年人或校方报告后问题得到解决,约三分之一无法获得任何帮助。

换句话说,韩国反校园暴力的作品没少拍,影视作品里没完没了地反思,复仇的爽感也在流水线上批量生产,可回到现实生活,韩国校园霸凌的比例却是9年新高,10个受害者里有6个人在求助后问题没有完全解决。

校园暴力是全球性问题,也是一个牵涉方方面面因素的难题,但韩国校园暴力的普遍存在,以及一遍遍反思后问题却不见改善的局面,与韩国独特的社会结构息息相关。

概括地说,韩国是一个“慕强凌弱”、以弱为耻的等级社会,强者掌握了大部分资源,为所欲为、一手遮天,强者无敬畏心、也少有同理心,将欺凌弱者视为理所当然;老百姓心中一边憎恶凌弱,内心的普遍欲望又是成为强者。

韩国社会根深蒂固的“慕强凌弱”,是多方面因素的共同结构。有传统因素:古代朝鲜是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奉行的是从中国移植过去的父权制、三纲五常、男尊女卑等糟粕,直至今日,这些传统糟粕在韩国仍然“较好”地保留着。

譬如今日的韩国非常讲究长幼尊卑,存在着牢不可破的“敬语”体系——表面上看是很有礼貌,可礼貌背后是长者、权势者权威的不可挑战。

“慕强凌弱”,也是韩国屈辱近现代史的遗毒。近代韩国长时间被日本殖民,殖民者在韩国本土扶持了大量的代理人——多是当地的贵族世家、乡绅阶层、大商人。

彼时的朝鲜社会存在这样的阶层顺序:日本人—日本在朝鲜的代理人—底层的朝鲜人民。在朝鲜实现民族独立,并分化为北朝鲜、南韩之后,昔日的代理人因为掌握巨大的资源,一跃成为韩国的权势阶层,进一步巩固着他们在韩国的上流地位,阻碍阶层的流动。与此同时,屈辱的被殖民历史也让韩国人普遍恐惧成为弱者,唯恐弱者就会被挨打。

“慕强凌弱”还来自于韩国的财阀资本主义体制。1960年代韩国政府实行了“出口主导型”开发经济战略,政府扶持的几大财阀迅速崛起,创造了被称为“汉江奇迹”的经济高速增长期。只是随着财阀势力的不断扩大,韩国几大财阀家庭控制着韩国的经济命脉,进而利用经济绑架政治,公检法沦为财阀的“工具”,一些财阀后代肆意凌弱、为所欲为。

比如《黑暗荣耀2》里,以朴妍珍为首的欺凌五人组施暴文东恩,仅仅是因为文东恩来自社会底层,是无权无势的穷人。身为“强者”的朴妍珍,认为弱者是她眼中可以随意践踏的玩具,她以欺凌弱者为乐。所以,面对文东恩的复仇,她对文东恩这样说:“我没有做错什么,你的人生像地狱是因为我吗?你出生的那一刻起,你的人生已经像地狱了。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多亏我,你还当了老师,我给你动力,让你咬紧牙去改变人生,这有错吗?”

朴妍珍的言论看着荒唐至极,却很难说不是韩国很多人的隐秘心理:弱者的身份是一种耻辱,弱者被强者欺负了,就知耻后勇、赶紧成为强者吧,成为强者就不会被欺负了。所以,韩国社会非常“卷”,年轻人苦不堪言,生育率全球最低,每个人殚精竭虑以便成为强者,而不是去扭转这个“慕强凌弱”的体制。

03

割舍不了的“慕强”情结

“慕强”的心理背后,是强者确实可以“手眼通天”。就比如文东恩被残忍地暴力伤害后,她向学校求助了、也向警察求救了,但都被朴妍珍的母亲摆平了,朴妍珍的母亲有金钱、也有人脉。

这是剧情,也是现实。就在最近,韩国政坛又一次爆发了官员二代的校暴丑闻。被韩国总统尹锡悦任命为警察厅国家侦查本部长的郑淳信,在第二天本人就放弃就职。原因是郑淳信的儿子6年前涉及的校园暴力事件被再次提起,而郑淳信在当时动用了一系列手段保儿子,比如以“处分过度”为由,提出取消转学处分的行政诉讼;采取“儿子的校园暴力是语言暴力”的防御逻辑;为帮儿子逃避责任,亲自修改儿子陈述书的证词……虽然儿子最终还是转学了,但第二年就进入了韩国名校首尔大学。

强者不仅有特权、还自带各种豁免权,也难怪韩国的普通人反对“凌弱”,但不反对“慕强”,“慕强”是韩国社会最普遍的心理之一。这种心理也折射在《黑暗荣耀2》中:以周汝正、河道英为代表的上流阶层男性,在剧中都被刻画为“迷人”的玛丽苏男性。

周汝正家境优渥,家里是开医院的,虽然父亲遭遇不幸被反社会人格的人杀害,但并没有改变他家很有钱的事实。他是文东恩复仇路上的左膀右臂,没有他的金钱助力,很难说文东恩的复仇会真正成功。“强者”非但不是弱者的反面,反而是弱者的守护神、保护者。

也有不少观众嗑的是文东恩与河道英这一对CP。河道英是冷漠傲慢的新贵阶层,是彻头彻尾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在遇到文东恩之前,穷人大概就是他衣服上的灰,他只会不屑地掸掉;文东恩虽然让他内心泛起涟漪,但显然他不会为文东恩停留。他最后的所做作为,依然自私冷酷:与朴妍珍离婚,杀害了前妻的“情人”,带着前妻与情夫所生的女儿远走英国……编剧给他安排了不错的结局。

这是《黑暗荣耀2》的不彻底性所在。编剧将校园暴力视为个人的行为,而缺乏对韩国社会的等级秩序进行批判,缺乏对“慕强凌弱”的反思;恰恰相反,剧中对“强者”充满崇拜,始终无法割舍“慕强”的情结,而只要“慕强”,就伴随着以弱为耻和恃强凌弱。哪怕剧中的强者没有这么做,剧外谁又能保证呢?

所以,校园暴力的加害者拍摄了反对校园暴力的剧,在韩国并不奇怪。20多年前,安吉镐是家境优渥的强者,欺凌弱者没有受到任何惩处,20多年后在马太效应下,他已经成为韩国的著名导演,依然是一名强者。电视剧的火爆让他成为公众人物,所以“凌弱”的丑闻才被爆料出来——这就像韩国有非常多的明星被扒出校暴丑闻,如果不是他们刚好成为公众人物,这些丑事根本不会为人所知,加害者也不会付出任何代价。这才是韩国社会更真实的一面。

总之,韩国的复仇爽剧再多、反思批判尺度再大,可如果没有触及到社会体制的根本、没有真正去改变这个制度本身,那么复仇爽剧只是一次“精神胜利”。

17.31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