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字节盯上了“月子”市场这块蛋糕?_资讯_鲸平台
字节盯上了“月子”市场这块蛋糕?
2022.08.16 18:52

投资狂魔似乎就没有休息的时候。

8月份,字节旗下的小荷健康成为北京美中宜和医疗管理集团的新股东,字节跳动也从而实现了对美中宜和的全资控股。据悉,这家专注妇产领域的医疗机构成立于2006年,目前累计有7家妇儿医院,2家综合门诊中心及5家月子中心。

诚然,资本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根据雷锋网报道,美中宜和一度占据了京津冀非公立高端医院至少四成的分娩量。随着二胎、三胎的逐渐放开,整个生产市场不可小觑。以这两年,小红书上的新式凡尔赛生活“月子中心”为例,2010年至2016年月子中心市场规模复合增长率达40%以上,2017年我国市场规模为103亿元,预计今年会超320亿元。

前有女明星豪掷百万做月子,后有小红书名媛斥巨资住星级月子会所,普通人也不例外,据媒体报道,某月子中心在一二线城市的入住率达到了90%-95%,预订基本要提前半年。大部分人的报复性消费心理十分强烈,而经过辛苦的孕育,对自己花钱无疑更狠了。

字节的一步“大棋”?

字节一向不吝啬自己的大方。

根据财新网消息透露,字节跳动此次收购美中宜和的金额高达100亿。在2022年这个颇显寒冷的投资环境里,100亿算得上是一笔巨大投资,更何况,对方还是一家妇产机构。国内生育欲望肉眼可见地降低,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字节跳动为何突然对这个领域如此热情?

首先,需要注意的是,美中宜和有一项难得的核心业务:辅助生殖。尽管这届年轻人对孩子的兴趣在渐渐下降,但国内人口基数庞大,一定的需求仍然存在,且辅助生殖机构需要牌照申请,是以体量狭小,资本无疑有一定的发挥空间。

以北京为例,据开源证券研报,截至2021年5月,北京市共有12家辅助生殖机构,其中,3家民营,9家公立。根据北京市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应用规划,截至2025年,辅助生殖机构不超过15家,剩余3个牌照待申请。

字节跳动在医疗市场遍地撒网,但架不住入局太晚,在字节之前,互联网医疗投资赛道由来已久,与阿里巴巴投出阿里健康、吉因加、小鹿中医,腾讯控股市值投出微医集团、好大夫。坦白来讲,字节在时间上已然落了一拍,就只能在细分领域下手。

妇产领域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字节对于女性经济的挖掘涉及各个领域,从电商游戏到医疗美容,几乎一个不落。更重要的是,字节的流量池里本就女性居多。以抖音为例,据国金证券研报,Quest Mobile数据显示,2021年12月抖音女性用户占比51%;年龄上,19岁-30岁(25.1%)和31-40岁(25.2%)为主要核心群体。

此前,字节跳动和中国妇女报联合出品的《女性表达方式研究报告》显示,在抖音,女性用户占比超过一半,女性作品的投稿数,以及产生的播放、评论、点赞、分析也都成为平台内容生产和消费的主要来源。

而更具体一点,根据《抖音电商2022上半年行业报告》,今年上半年医药保健和母婴用品的销售额同比增速在经营大类中名列前五。这两个赛道叠加在一起,就是字节看中妇产市场的一个促进性因素。妇产市场不是没有火爆过,在二胎放开那几年,也曾短暂地喷发过。

2017年2月,湖北高通基金公司、九州通医疗投资公司共同与武汉诚嘉集团签署协议,拟注资1亿元入股诚嘉集团旗下的妇产医院。2016年年底,华盖资本1.5亿投资了北京报道妇产医院,安琪儿获红杉资本数亿人民币投资。

但这个市场却雷声大雨点小,特别是如今,年轻人的生育欲望节节下降,资本的热情也就跟着熄灭了。字节想趁三胎的东风,能不能飞起来,还真不能积极断言。

月子中心:母婴赛道的“独苗”?

坦白来讲,整个妇产市场一直都呈现一种极端反差,这个行业一面是烈火油烹,一面是冰山林立。

二胎放开不久后,三胎政策接踵而至,从2017年以后,国内母婴相关产业的企业数量就急剧增长,截止2021年11月,母婴用品相关新成立企业数118.7万家。具体来看,新品牌的成长速度令人咂舌,2020年天猫母婴上新新锐品牌数近5000家,京东母婴在一年内新晋品牌数量占比26%。

更宏观一点看,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21年中国母婴消费规模达3.5万亿元,到2025年中国母婴市场规模将达到4.7万亿元。但与恢弘的市场前景与庞大体量截然相反的是资本活跃度,根据艾媒咨询统计数据,2021年整个母婴行业全年投融资金额只有27.86亿元。

对比其他赛道,这个数字实在不值一提。以去年三大热门投资为例,企查查数据显示,2021仅仅在上半年,茶饮品牌就共发生融资事件15起,披露金额超50亿元;2021年国内咖啡赛道获融资37笔,金额远超40亿元;就连面馆,在2021年都发生了13起融资,累计金额高达14.4亿。

母婴市场资本缘不强,究其原因还是整个领域的互联网属性始终模糊不明。这些年来,曾经风光无限的几大母婴平台相继阵亡,更给行业添了一丝宿命般的阴影。前段时间,蜜芽宣布关停,在此之前,红孩子、贝贝网、宝宝树……个个凋零。

空有宝藏,无人敢掘。即便是三胎高调来袭,各地都在生育大计上奇招百出,还是抵挡不了行业的落寞。今年 7 月,在上海举办的全球母婴大会上的数据显示,超 85% 的母婴从业者在三胎过后,依旧比较悲观。

此时,月子中心就成了这个赛道难得一见的亮色。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到如今,国内月子中心融资事件高达130件,今年 3 月,由腾讯和高融资本领投贝康国际 2 亿元 C 轮融资,刷新了月子行业单笔融资最高记录。

2 亿元对母婴行业意味着什么?要知道,2021年,一度为市场风口的婴童食品,整个细分领域融资金额也才仅2.82亿元。月子中心的前景如何?前瞻产业研究院预测,到 2023 年,中国大陆地区月子中心的数量约为 5000 家左右。

不止字节跳动想要涉足这门生意,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1年,君联资本、中金佳成、航天投资就参与了美中宜和的融资;2013年,美中宜和获得华平投资、光大资本和华兴资本等在内的投资方1亿元A轮融资。

今年6月,爱帝宫股价连续暴涨近 50%更让资本对这个领域充满信心。可他们或许是没有看到更真实的那一面,除了爱帝宫,喜喜母婴、大美母婴也在新三板上市,以喜喜母婴为例,喜喜母婴是在国内拥有 100 家加盟店的加盟式月子中心,但亏损情况接连不断。

根据 2020 年报显示,其年度亏损为 666.1 万元;而在新三板黯然摘牌的福座母婴,根据其年报,2015年-2017年净利分别为220.27万元、-295.41万元、-621.66万元。2018年上半年,再次亏损310.24万元。

月子中心是不是妇产母婴市场中仅存的希望?从这一角度来看,恐怕未必。

从科学月子到智能月子

不知什么时候,月子中心成了社交平台上炫富、凡尔赛的新方式。小红书上,搜索“月子中心”有高达53万篇笔记,几乎每篇都有豪华明亮的大床房、高科技的胎婴床、以及摆盘精致的营养餐食。

年轻人从老一辈的传统月子思想中挣脱出来,逐渐向科学养护转移。据艾媒咨询,2021年中国54.4%产妇坐 月子时长为28-42天,34.2%时长为42-56天,更有11.4%时长为56天以上,月子中心消费群体以年均30%左右的速度递增,一度成为年轻妈妈的消费新场景。

有多少人会选择月子中心?根据艾媒咨询2021年月子中心市场用户调研结果显示,在月子中心坐过月子的消费者中,有97.5%的人表示如果未来再次生育的话,会依旧选择月子中心来度过月子期。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科学养护的理念深入人心,月子中心也成了智能家居遍布的不二选择,消费舒适度的概念在月子市场渐渐成为行业发展又一风向标,接下来的竞争无疑会围绕这一新的增长点。据悉,如今大部分月子中心会通过互联网将会所集成为一个智能化建筑空间。

例如,有些月子会所逐渐支持平板无线控制,包括开关灯光、电动窗帘、背景音乐、空调等系统联动,来提供多种舒适场景模式。人脸识别技术更是月子中心的必备,甚至还有会所会在墙上设置智能的电子纸照护资讯显示牌,来方便进行沟通。

电子血压仪、血糖仪、智能床垫、产后恢复设备……也是月子中心的常备设施。时至今日,这个领域形成的智能意识还算超前,包括智能环境、智能服务、智能育儿、智能产康、智能管理。月子中心为何突然集体智能化起来?

除了目前生活场景基本在进行升级之外,还有个不得不提的原因,月子中心的人工成本远比我们想象得要高,尤其对于大体量的高端月子中心来讲,花费时间进行人工一对一沟通,不仅工作效率低,沟通成本高,更十分考验中心的管理能力。

根据数据显示,要开一家月子中心,场地租金、设备折旧等固定开支占月子中心营业成本的30%-50%,而月子餐及物料成本、员工成本和水电蒸汽等浮动成本则要占营业成本50%-70%,特别是护士与月嫂,一般一位月嫂的价格就在7000到10000元。

字节跳动此时入局,其本身的互联网属性正好迎合了这个行业的发展趋势,无论是从智能月子场景,还是互联网医疗搭接来讲。如果从前者的角度来看,字节的硬件梦想一直在燃烧,从教培一直烧到医疗。

而这两个行业恰好都能间接触碰妇产母婴,用户的反应也可圈可点,以医疗为例,艾瑞咨询的互联网医疗产品满意度调查显示,95.2%用户都认为互联网+医疗产品检测维度多样结果较为准确,96.9%认为结果可对生活健康甚至医疗起到指导性作用,95.6%认为其产品性价比较高。

一百多亿买了一家妇产机构,孕检生产月子,一条龙服务,值得不值得尚且另说,但字节似乎有无数个理由去说服自己。

12.41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