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刘彦春赎回代表作,景顺长城新兴成长遭内部员工赎回50%以上_资讯_鲸平台
刘彦春赎回代表作,景顺长城新兴成长遭内部员工赎回50%以上
2024.04.01 23:28 敖玉连
除刘彦春外,朱少醒、葛兰的在管基金都内部人员自购份额皆减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套牢诸多散户的明星基金,遭自家员工割肉离场。

近期,公募基金年报陆续披露,2023年下半年的申赎情况也公之于众。蓝鲸财经注意到,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富国天惠精选等多只“顶流基金”被公司高管,甚至是基金经理本人大幅赎回。

具体来看,刘彦春的“成名作”景顺长城新兴成长,遭到基金经理、景顺长城高管及投研负责人、公司员工(刘彦春兼具三者身份)赎回,半年内的赎回比例皆在50%以上。

2023年年中,刘彦春持有景顺长城新兴成长100万份以上,公司高管、投研负责人持有份额也在100万份以上。而到了年底,两者的持有份额都降至了10-50万份,从100万份以上降至最多50万份,这意味着下半年赎回比例超过了50%。

同样,景顺长城的员工也在大幅减仓这只明星基金,2023年年中,管理人的从业人员持有份额为281万份,年底降至126万份,净赎回幅度达到了55%。

与内部人士相比,个人投资者则“忠诚”不少。2023年中,景顺长城新兴成长,个人投资者持有份额为153.80亿份,年底持有146.15亿份,半年间赎回比例仅有4.97%,与内部人士50%以上的赎回率相距甚远。

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是刘彦春的成名作品,2020年消费行情风生水起,公司顺势营销,产品规模倍增。不过,2023年底该产品规模仅剩284.87亿元,较最高点缩水将近一半,其中99.31%的份额由个人持有。2023年,产品净值下跌19.67%,业绩比较基准为-16%,小幅跑输基准。

其实,早在2019年上半年,刘彦春、公司高管及投研总监便一举买入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各100万份以上,100万份以上的份额拿了4年,直到2023年下半年,突然大幅砍仓,降至50万份以下。而2023年下半年的大幅减仓不无原因,刘彦春在2023年全年的各季报中,都传递出一些对消费行业并不乐观的情绪。

“多数行业持续以价换量,物价低迷,居民收入增长预期不稳,企业盈利不佳。 此外,中美周期错位对我国资本市场估值水平持续构成压力。资产价格持续下行导致资本市场对债务和金融风险担忧加剧,投资者情绪低迷。 ”2023年年报中,刘彦春如此说道。

一位业内人士向蓝鲸财经分析,内部员工的赎回代表阶段性不看好这一产品,最近两年,消费、医疗赛道持续走低,内部员工的资金也趋于避险。

其实,普通员工申赎产品属于个人投资行为,监管并无明确规定,但公司高管、基金经理本人则有监管层的自购要求。2022年,证监会颁布《基金管理公司绩效考核与薪酬管理指引》,其中规定,公募高管、主要业务部门负责人应当将不少于当年绩效薪酬的20%购买本公司管理的公募基金,其中购买权益类基金不得低于 50%。基金经理应当将不少于当年绩效薪酬的30%购买本公司管理的公募基金,并应当优先购买本人管理的公募基金。

在赎回景顺长城新兴成长的同时,蓝鲸财经注意到,2023年下半年,刘彦春及景顺长城高管买入了景顺长城鼎益混合,刘彦春从年中的0份买至年末10-50万份,公司高管则是从0-10万份增至10-50万份。其实,两只产品的前十大重仓仅一只不同,皆重仓白酒龙头与医药。

除刘彦春外,朱少醒、葛兰在管基金的内部自购份额也纷纷减少。

朱少醒一键清仓了其“独门基”富国天惠精选,从年中的10-50万份减至年底的0份。葛兰管理的中欧医疗健康,公司高管、投研负责人的持有份额减少,2023年底公司高管、投研负责人持有份额降至10-50万份,年中这一数据为50-100万份。

65.85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