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赛力斯盈利了,但还没挣够买商标的钱_资讯_鲸平台
赛力斯盈利了,但还没挣够买商标的钱
2024.07.10 14:36 山上

文|山上 张文

编辑|蒋浇

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们至今大多仍在赔本卖车,且不少玩家仍未看到好转迹象——它们的前辈特斯拉花了 17 年才在电动汽车上挣到钱。好消息是一些跑得快的品牌正在逐渐缩短盈利的时间。理想去年实现全年盈利,距离它成立花了 8 年。现在,它的最大对手、生产问界品牌的赛力斯终于也要跨过这个门槛。

7 月9日晚间,赛力斯发布未经审计的 2024 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 639 亿元至 660 亿元,同比增长 479% 到 498%;预计归母净利润为 13.9 亿元到 17 亿元,同比扭亏为盈。在此之前,赛力斯今年第一季度首次实现季度盈利。这意味着,已经连续亏损 4 年的赛力斯终于迈过新势力们卖一辆亏一辆的投入阶段,开始获得销量攀升后的规模优势。

年初至今,赛力斯股价增幅达 21.91%,年中股价一度突破 106 元,市值超过理想汽车的港股市值,成为造车新势力的市值第一。今日午间休盘,赛力斯股价报 85.88 元,市值 1296.6 亿元,比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的港股市值加起来还要多,仍落后于回暖后的理想汽车。

发布半年业绩预告之前,赛力斯刚刚从华为手中花了 25 亿元获得了问界商标。一些分析指出这表明赛力斯将在与华为的合作中获得更大主导权,但市场反馈一般,股价几天来略有下跌。

25亿元大约是赛力斯2013年至 2019 年 7 年间的净利润总和。和华为合作之后,赛力斯过去4年净亏近百亿。根据收购协议,这笔钱赛力斯要在今年年底前付完。

只是,赛力斯现在还没挣回来买商标的钱。

01 连亏4年终于盈利

赛力斯于 2021 年正式与华为合作,那时这家公司正受困于低端与廉价的泥沼中,在新能源转型的关键节口停滞不前。如果不出意外,这家偏居重庆的汽车小厂会如过去几年不断倒闭的尾部车企一样,在浪潮来临前消失匿迹。

和华为的合作是赛力斯的最后一搏。为此它甘愿放弃对汽车的产品定义,将主导权全部交由余承东带领的华为车 BU 团队。

双方合作的首款车型赛力斯 SF5 在 2021 年 4 月仓促上市,表现不佳。这款车基于赛力斯原有燃油车型改装,产品力一般,除了搭载华为的车机、电机及音响系统外,和前代没有太大不同,仅上市一年就早早退市。

赛力斯 SF5/图源赛力斯官网

这已经是华为不得已的选择。那时市面上的传统车企们仍对华为忌惮颇深,流传最广的一句话来自于上汽董事长陈虹的“灵魂论”,他们认为与华为的合作是失去汽车的灵魂。华为车 BU 处于多年投入迟迟无法落地的尴尬局面,余承东迫切需要打开车企合作的窗口,但屡次碰壁。赛力斯是唯一选择全力配合华为的车企。

2021 年底,双方共同发布了“AITO 问界”品牌,华为的介入程度更深,产品力较前代大幅提升。2022 年是问界的首个完整销售年,当年两款车型问界 M5、问界 M7 一共卖出去 7.5 万辆车。对应的是赛力斯营收、亏损双涨。当年赛力斯营收翻倍达到 341.05 亿元,但净亏同样翻倍达到 38.32 亿元。这也是赛力斯过去 4 年来的最大亏损。

亏损的一部分原因来自于赛力斯需要重新建设问界的销售渠道。当年赛力斯的销售费用同比增长近 3 倍,远超营收增速。不过,这部分投入属于前期硬性的基础设施投入,后期会逐步减少,不影响对公司业务的判断。

但问题来自于销量的下滑。受到去年汽车市场价格战影响,2023 年前三季度问界销量持续低迷,一季度的总交付量刚刚破万,甚至不如上一年单月的交付量。整个前三季度,问界营收仅为 166.8 亿元,同比下跌 27.9%。

转折点来自于年中华为 Mate 60 的上市,叠加市场的高涨情绪,9 月发布的问界新 M7 销量飙涨,上市 4 个月大定超 13 万台,一度令赛力斯陷入产能不足境地。余承东不得不多次前往赛力斯重庆工厂,督促产能提升。

去年第四季度,赛力斯季度营收达到 191 亿元,比前三季度总和还要高。整个 2023 年,问界总销量的 9.4 万辆车中,新款 M7 占比超一半。但受制于前三季度的拖累,问界 2023 年营收增速仅为 5.09%,净亏缩窄至 24.5 亿元。

亏损主要来自于研发投入。赛力斯称,2023 年亏损主要系 M9、M7 等研发投入较高,导致研发费用、人工成本等综合成本较高。去年,赛力斯研发投入 44.38 亿元,占营收收入的 12.38%,同比增长 42.9%。

今年上半年赛力斯销量猛涨,业绩转好。去年底发布的问界 M9 是华为与赛力斯合作后,真正从 0 到 1 定义的一款旗舰车型,上市之后大获成功。今年一季度,问界总销量超过理想汽车,成为造车新势力第一。

问界 M9/图源问界官网

外界用“反转”来形容赛力斯的一季度业绩。当季赛力斯营收同比增长超 4 倍 265.6 亿元,首次实现季度扭亏为盈,净利 2.2 亿元。当季度赛力斯毛利率也达到 21.5%,超过一众造车新势力。

只是,同期赛力斯的资产负债率也在不断攀升,从 2021 年的 75.86%一路上升至今年第一季度的 88.27%。今年第一季度,赛力斯手中的现金余额为 214.83 亿元,同期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高达 428.49 亿元。

02 买商标花了25亿,这笔钱还没挣回来

发布上半年业绩报告之前,赛力斯花费 25 亿元从华为手中购入了 919 项问界商标,以及 44 项汽车外观设计专利。

25 亿元对于赛力斯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今年上半年赛力斯净利润至高也不过 17 亿元,这还是赛力斯与华为合作 4 年后的首次半年盈利。换句话说,赛力斯至今还没有通过华为挣到这笔商标钱。

赛力斯认为这笔交易算是划算的。他们聘请了资产评估公司对问界商标估价,得出的市场价值是 102.33 亿元,25 亿元的价格相当于华为打了 2.4 折的超低折扣。

一些市场分析认为这表明赛力斯将在与华为合作中获得更大的自主权,也有声音称这是双方在为问界出海铺路,将会降低华为受海外制裁带来的影响。这笔交易带来的市场表现一般。交易公布次日,赛力斯股价微跌 1.7%,此后几个日略有下跌。

华为目前合作的其他几个界字品牌也早早转让给了相关车企,包括享界、智界等。市场分析认为这是华为明确不造车的边界,对相关车企利好。目前,几家界字品牌汽车都被华为统一到鸿蒙智行品牌之下,今年上半年,鸿蒙智行全系销量位居造车新势力第一。

只是华为至今尚未复制问界的成功。去年底华为与奇瑞合作的智界 S7 受困于产能问题,上市哑火,即便今年 4 月重新发布之后,销量也未能回暖,6 月仅交付不足 3000 辆。华为与北汽合作的享界定位于豪华行政级轿车,目前已经开始上市前的预热,外界推测售价在 50 万元以上。

享界 S9/图源鸿蒙智行官网

车企们甘愿将希望押注在华为身上。在智界 S7 二次发布的发布会上,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在余承东之后上台,他说,“华为是我们的楷模榜样。”他用了诸多词汇来形容华为之于中国汽车工业的重要性,诸如“华为这样的伟大企业”“中国汽车要造好车离不开华为”等等。这话半个月后又被另一家车企掌门人重复了一遍。

两周后,在问界新 M5 的上市发布会上,赛力斯汽车总裁何利扬在台上深鞠一躬,他说:感谢伟大的华为。

24.88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