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华为概念股”铭利达实控人离婚分产,女方带走18亿市值股权_资讯_鲸平台
“华为概念股”铭利达实控人离婚分产,女方带走18亿市值股权
2024.04.03 17:51 徐晓春
A股再现天价离婚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蓝鲸财经记者 徐晓春

4月2日盘后,A股又现天价离婚案,这次事件的主角是铭利达。

铭利达于2022年4月登陆A股,公司原本实控人为陶诚和卢萍芳夫妇二人。陶诚通过直接持股和间接持股的方式合计控制铭利达44.92%的股份。其中,陶诚直接持有铭利达2.72%的股份,另外,陶诚通过持有达磊投资95%的股权间接持有铭利达38.22%的股份,通过持有赛铭投资64.74%的出资份额,以及持有赛腾投资71.31%的出资份额,合计间接持有铭利达42.2%的股份。目前相关持股均在限售期。

在此之前,卢萍芳未直接持有铭利达的股份,其只通过持有达磊投资5%的股权而间接持有铭利达1.91%的股份。铭利达是比较典型的家族式企业,陶诚的姐姐陶美英、陶红梅以及卢萍芳的弟弟卢常君各自直接持有铭利达2.17%的股份。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后,陶诚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控制铭利达47.46%的表决权股份。

此次由于离婚引发的分割中,陶诚将其直接持股的铭利达2.72%股份,以及达磊投资41.44%的股份转让给卢萍芳。分割结束后,卢萍芳通过直接和间接持股的方式持有铭利达20.47%的股份。截至4月2日收盘,铭利达股价为每股24.18元,以此计算,分割涉及的股份市值约18亿元。

去年7月,针对上市公司实控人等人员通过离婚进行绕道减持的漏洞,证监会发布了相关新规进行约束。根据铭利达的公告,实控人夫妇离婚后,卢萍芳和卢常君与陶诚签订了一致行动协议,后续权力行将使与陶诚保持一致,并承诺合并计算大股东身份,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减持。

资料显示,铭利达的业务主要包括精密结构件及模具的设计、研发、生产及销售,公司产品的下游应用领域主要包括光伏、储能、安防、新能源汽车以及消费电子等。2022年,铭利达有超过半数的营业收入来自于光伏行业客户,此外汽车、安防行业销售占比相对较高。

受益于下游行业高景气度,上市后铭利达业绩大增,2023年1-9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与归母净利润分别约为10.73亿元、9715.25万元,同比增长50.98%和32.45%。此前在互动平台中,铭利达多次表示目前新能源汽车行业已成长为除光伏外的第二大行业,公司也与华为、特斯拉等企业保持密切合作。

铭利达上市时的招股书显示,陶诚完全实际控制着铭利达,卢萍芳本身未再铭利达有任何职务,在上市公司之外,卢萍芳100%控股深圳市和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该家公司主要从事醋蛋液、酵素产品等的生产销售业务。

另外,卢萍芳的弟弟卢常君于2008年3月加入铭利达有限,IPO上市时任基建中心总监、董事、副总经理,在2023年三季报时,卢常君仍担任铭利达董事。铭利达表示,财产分割后,公司控制权仍由陶诚主导,其仍担任公司董事长。

事实上,近年上市公司天价离婚案频频出现。再早之前,三六零董事长周鸿祎与胡欢的离婚案也闹得沸沸扬扬。

根据相关公告,权益变动前,胡欢并不持有三六零股份,权益变动后,其持有股份数量达到4.47亿股,持股比例增加至6.25%,成为公司持股比例超过5%的股东。据当时三六零股价粗略测算,胡欢在离婚案中分得约90亿元。

去年5月,彤程新材因离婚财产分割,导致实控人由Zhang Ning、Liu Dong Sheng夫妇变更为Zhang Ning一人控制,公司控股股东不变。以当时的收盘价来看,相关股票涉及的市值超过140亿元左右。一个月后,卓胜微实控人离婚案也带来的公司股权变动,女方“要票不要权”,收下价值34亿元股票但表决权仍委托男方行使。

另外,也有只离婚“不分权”的夫妻。去年6月,致远电子的IPO前夕实控人周立功、陈智红夫妇先一步协议离婚。但为了明确对公司的共同控制权、保证公司控制权结构的稳定性和一致性,二人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分割后,周立功担任致远电子董事长、总经理,陈智红任公司副董事长。看起来致远电子的经营控制权更多偏向周立功,但细究下来,《一致行动协议》明确约定,如二者存在分歧且经协商仍未能达成一致意见的,周立功应以陈智红的意见为准。也就是说,仅为副董事长且直接持股比例相对较少的女方反而拿到了致远电子最终的“控制权”。

不过不论婚姻存续与否终究是大股东们的私事,投资者更关心的是由此带给上市公司的影响,包括对公司经营状况以及控制权稳定性的影响。

195.9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