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Adobe入局AIGC,失业下岗离我们有多远?_资讯_鲸平台
Adobe入局AIGC,失业下岗离我们有多远?
2023.09.15 10:19

最近,PS Beta凭借AI火了。

简言之,就是Adobe推出了差异化AI创作辅助工具「萤火虫」(Firefly),而这一工具被率先用在了大名鼎鼎的修图和设计软件Photoshop上。

尽管,今年以来,从国外Midjourney的横空出世到国内「妙鸭」的博人一笑,AIGC已然让我们感受到太多眼前一亮。但Adobe近期在AIGC上的大刀阔斧,还是让我们看到了更多新意思——

一方面,从行业的角度来看,AIGC强化现有行业垂直应用的趋势正在形成。早前人们谈及AIGC,总想着是从新的界面和新的渠道获得某种无中生有的「AI超能力」;而现在,当我们看到像Photoshop和Illustrator等家喻户晓的软件也开始加载AIGC时,才算是真正看到了AIGC对于我们生活的「锦上添花」意义。

今年6月初,OpenAI CEO Sam Altman在伦敦的一次谈话中就曾谈及OpenAI未来的商业化路径。他指出,未来的应用趋势是大模型的功能嵌入更多APPs,而不是在ChatGPT上生长出更多插件,因为现实中大多数插件并没有呈现出PMF(Product / Market Fit,即产品市场匹配)……很多人认为他们希望自己的应用程序位于ChatGPT之内,但他们真正想要的是ChatGPT存在于应用中。

另一方面,从大众的角度来看,Adobe Firefly带来了新风向:AIGC正在无死角地渗入打工人「吃饭的家伙」,一个全民AIGC的时代正在真刀真枪地到来。以前人们总说,要站在时代前列,学好一门技术,一招鲜吃遍天。后来人们认为,技术是不断更新换代的,我们要跟上时代进步的步伐,时刻学习、终身学习。而现在,当AIGC开始一马当先地动起了PGC、UGC的蛋糕,一介普通打工人,又该何去何从呢?技术革新固然为越来越多的行业「省力」,但往往省去的是「人力」,留下来的是「财力」。当一个AI可以代替千军万马时,曾经的千军万马又该何去何从?

综上,1号今天想具体谈谈Adobe在AIGC方面搞出的「新意思」——

01  感受一下PS的「新意思」

相较于ChatGPT里的各种门道,PS Beta的试用门槛可谓是极低。在Creative Cloud里,只要注册一个新账号,把地区选择「美国」,就可以直接下载试用PS Beta。

打开PS Beta,其界面和操作习惯相较于普通的Photoshop也并没太大变化,只是多了一个「上下文任务栏」,可以在里面输入AI相关的口令,使用创成式填充、内容识别填充、生成式填充等相应功能。

接下来,1号将以一张剧集海报的创作生成为例,带大家简单体验一下这套软件里1号认为的重要功能,总结它的优势与不足。(本次创作生成的一切内容仅供娱乐参考,请勿严肃对待)

如你所见,这是前一段时间热播剧集《长相思》中的一张宣传照,接下来,我们将利用PS Beta的AI自动生成功能,迅速把它制作成一张剧集的宣传海报。

第一步,让我们使用PS Beta里最为便捷的功能之一——快速抠图。单击「选择主体」,便能迅速把画面里的人物扣出来。尽管我们选择的这张图片背景比较崎岖驳杂,但大体上抠出来的效果也已经秒杀过去的PS抠图效果。接下来,配合「选择并遮住」进行微调,一张完美的人像抠图就完成了。

第二步,我们将使用PS Beta中最为亮眼的功能之一——更换背景。

在透明背景的图层中选中背景并单击「上下文任务栏」中的「创成式填充」,输入「中国古代建筑」口令并点击「生成」,我们就可以为这张海报更换各式各样的古代建筑背景图。每次可以获得三张不同的图片,如果不满意还可以重复操作或者改变更为详细的口令进行更换。

以下是1号获得的部分图片,1号认为,这个功能的可用性还是很强的,相信随着算力和人机交流的成熟,它将彻底提升设计行业的操作效率。

几经尝试,1号对这些背景图片产生的意境感到不甚满意,于是加宽了背景图,又将口令更换成了「脚下踩着木舟,身后是中国古代小桥流水」以及「脚下踩着木舟,身后是中国古代烟雨寺庙」,得到了如下几张较为满意的图片。

最终,1号选择了左下角那张作为本次海报的用图。但是,1号对图中人物脚下踩着的木船并不满意。

第三步,采用局部「创成式填充」,将图中的小船单独圈了出来,输入「一只小小的竹筏」进行更换。如下图所示,更换后的小竹筏看起来明显更加和谐了。

图中女主角的服饰看起来也并不太协调,需要对它的颜色和款式进行更换。

第四步,采用局部「创成式填充」,将图中女主的衣服单独圈出来,输入「中国古代女子服饰」,进行更换。不断调整口令并且挑选后,终于选择到了一张最满意的。实际上,图中男主、女主的服饰和发型等皆可如法炮制进行替换,因为本文主要介绍其功能,故而只做单一示范。

第五步,利用「生成式扩展」功能调整图片尺寸,并完成自动填充。如图所示,1号想把海报做成竖图,用裁剪工具拉长图片后,AI会自动计算填充空白的部分。

做成这样一张图片以后,海报的基本雏形就有了,但1号觉得画面层次感还是弱了一些,故而准备在前景上添置一些东西。

第六步,选中前景中的空白处,利用创成式填充,绘制「古树枝桠」以及「积雪」。

总得来说,1号认为效果还是不错的。

第七步,进一步调整画面与尺寸,并加入宣传语和文字排版,生成一张海报。成品如下图所示,虽然略显粗糙,但对普通行业的推广和宣传来说,还是足够用了。关键在于,它省时、省力、省钱,没有什么技术要求,并且能够短时间内进行批量复制生成,而且还不存在版权的问题。

02  所谓「省力」,省去的是「人力」还是「财力」?

看完以上演示,你是否和1号一样,惊叹于技术的进步以及时代的物换星移?

曾几何时,好看的宣传很朴素——一笔一画的粉笔字,擦擦涂涂才能完成的黑板报,嬉笑怒骂的宣传部。

后来,好看的宣传很严肃——写字楼里密密匝匝的格子间,甲方意见下的不断扯皮与修改。

而在不久的将来,好看的宣传将变得沉默——只需要几个简单冰冷的口令,无情的机器代替了满手粉尘的精雕细琢,一张电脑桌取代了一整个团队的焦头烂额,

都说技术进步带来的是好事,可如今1号看到的,却是轰隆隆行进的时代大机器推动着996们负重前行,以及写字楼里的彻夜难眠、灯火通明。

明明技术改善了人力的辛劳,却有越来越多人带着行李箱离开他们梦寐以求的写字楼。

人才渐渐变成了一张废纸,如秋叶一般飘落,淹没在充满焦虑和迷茫的漫漫人流里。

图片来自电视剧《你好,旧时光》

作者本人就曾是写字楼里的一名平面设计师,少时学画画,大学时拿着单反穿梭于城市各个角落,学习使用数位板,在大赛上拿奖,线上海报和PPT设计小铺限时开张……也曾做过许多光怪陆离的梦想,也曾以为凭借一只笔可以在梦里变成神笔马良。

但最终,一切都淹没在甲方的喋喋不休以及大boss那些不值钱的pua里。于是,我选择了考研、转专业、转行,兜兜转转在瞬息万变的时代大潮里试图打捞自己的身份认同。

最近,AIGC的概念深入人心,她发现那些曾经因为做设计和学设计而相识的朋友们,都渐渐面临着降薪、被裁、回乡、转行。

我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与质问——

当AIGC变得值钱的时候,曾经那双一笔一画的手,就变得廉价了吗?

当AIGC比社畜更听话好使的时候,曾经的社畜难道比一只狗还难博得boss一笑吗?

为什么张雪峰在我们这个时代变得这么有名?

为什么我们每天钻营着什么专业最吃香,什么工作最有前景,什么行当最不容易被淘汰?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应届生被迫加入了考研、考编、考公的大潮里?

作为一家全球著名的电脑软件公司,Adobe旗下包罗万象——平面设计、视频剪辑、音频制作、动画制作、网页设计……Photoshop只是Adobe差异化AI创作辅助工具「萤火虫」(Firefly)里的先行军而已,一旦AIGC被广泛使用,它带来的,或许将是「艺术与科技」全行业的震动。

如今,AIGC正在赶超人类,人类学习和进步的步伐都远远不及于它。那么,我们普通人陷入机械式学习的意义在于什么呢?在于小步慢跑,然后等着被AI超越吗?

都说AI改变生活,但是在它改变生活之前,我们普通人感受更深的,或许是:生活被AI改变了。

1号结语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站在变革的风口,1号能想到的,只有鲍勃·迪伦的那句歌词:「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答案在风中飘)」

如果时代和科技的变迁,需要的是一台996型号机器,

那么,请率先杀死我荒诞不经的理想与情怀,然后埋葬我子虚乌有的诗意与矫情。

47.37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话题